人物专访 | 杜帆:我们必须扛起这个责任

作者:官方 2020-08-10 16:00:03


“二十天,一群人,我们改变了一只狗的命运!”


#武汉被遗弃德牧部队报道#上热搜了——


一只德牧妹妹,在满是垃圾、只有四堵墙的拆迁楼里待了一年多。她每天的生活就是向窗外探出头,盼望好心人的投喂,以及傻傻地等待那个早已遗弃她的主人。


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以下简称武小协或协会)对她展开了救援。远远地看上去,她似乎很亲人,体格庞大的她看起来威风凛凛,但近距离接触时,才发现她眼神里流露出的恐惧和担忧。


这是一只很渴望被亲近,却又因太久没有接触外界,而显得有些怯生生的狗狗。


检查身体、绝育……德牧的身体状况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为了感谢武汉市第八人民医院医务人员的照顾,武小协给这只德牧取名为“八妹”。



近日,有部队的兵哥哥联系到武小协,希望能领养八妹。为她准备了两箱“嫁妆”后,协会的工作人员将绳子和陪伴八妹的使命,一同交到了兵哥哥的手里。


自2006年开始,武小协(前身为武汉流浪宠物救助站)一直坚持动物保护工作,呼吁领养代替购买,用爱终止流浪。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进入大众视野。


早在疫情封城期间,武小协就因发起宠物上门救助的志愿活动引发关注,武小协的工作人员及其他志愿者们在新冠肺炎肆虐武汉之际勇敢逆行,帮助暂时无法返汉的家庭上门投喂猫狗。



这样的公益行动因地因时制宜,也因其新冠肺炎的背景而变得特殊和意义非凡。


小噢对话武小协协会会长杜帆,和他聊了聊置身于其中的经历和心得。


>> 公益人物简介 <<


杜帆,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武汉市青联委员。进入动保圈15年,引领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成为武汉市最具影响力和口碑极佳的动保组织。


除了救助无家可归的受伤的流浪动物外,还走进幼儿园,中学,大学,社区,进行一系列的科普教育工作,让所有人意识到人,动物,自然三者之间密不可分的关系,从而使得能够对生命抱持敬畏之心!




小噢



疫情肆虐之时,协会是怎么想到要给宠物主人提供上门援助的?

 杜帆会长:

年前就有养宠人士询问过年期间协会能否提供有偿上门喂食服务,我们都婉拒了。

疫情爆发、武汉封城后,主人们的返汉计划一再推迟,且归期未定。家里没有足够的宠粮,大家都很着急。

很多市民在「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公众号后台留言,希望协会能帮帮大家。

我和其他工作人员们讨论了一整天:担心人员的感染风险,也担心若是上门,房屋里有东西丢了,我们很难担责。但作为武汉市唯一有备案、有合法身份的流浪宠物救助机构,我们必须扛起这个责任。


小噢



上门援助需要面对哪些困难?
和主人前期的沟通交流,还是道路封锁、小区封锁导致援助的不便,或者其他方面的阻碍?

 杜帆会长:

起初武汉虽已封城,市内道路依然畅通。援助前期最大的困难就是开锁问题,很多师傅已经回老家过年了。

到2月14号,协会工作人员已经上门了20天,武汉发布新规定:封小区,我们的援助活动被迫叫停。

于是,我们把工作重心改为对接企业进行募捐。武汉物资紧张,几乎已经买不到猫粮狗粮,协会就希望能够联系更多的企业,把宠粮运到武汉。



小噢



整个疫情期间,协会共计帮助了5000多户家庭,救助了一万多只动物。这个非常了不起的成绩,大家是如何做到的?

 杜帆会长:

前20天,我们一共有68人无偿上门,共计直接服务1500多户人家。

封小区后,我们提供平台搭建服务,建立了3个微信群,2个3000人的QQ群,给宠物主人和可以提供帮助的人士搭建桥梁,相互之间进行有偿服务,力所能及、就近距离解决上门喂食问题,通过相互交换身份证照片和上门期间视频连线的方式,来确保双方的安全。


小噢



协会收到的求助数量远超预期,前后招募了两批志愿者。
招募志愿者们的要求是什么,招募过程是否顺利?

 杜帆会长:

在平常的工作中,我们和不少公益机构有对接和合作,招募的过程并不算特别困难。

我们要求志愿者在力所能及范围内进行救助,地址就近分配

距离较远的地址,协会的人自己去,每天都从早上8点忙到晚上9点以后,回到家后再提前把第二天的工作联系好。

我们带着开锁师傅一起,跑遍了全城。



小噢



协会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在这个时候选择上门援助,是当之无愧的“逆行者”
您就不担心有感染的风险吗?您的家人对此怎么看?

 杜帆会长:

不担心是不可能的。我作为协会的负责人,不仅担心自己的感染风险,更担心其他志愿者的健康和安全。

所以我要求志愿者们每天必须在群里上报自己的体温,以及每天出门和回家后的消毒工作。

我非常敬佩68个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包括我自己。我们为了猫猫狗狗们的生命,为了它们有足够的粮食,可以暂且将自己的安全抛之脑后。

避免家人担心,当时我并没有选择告诉家人。父母看见了相关报道,才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


小噢



上门援助的行动无疑帮助了很多小动物,但也有为时已晚的时候。遇到无能为力的状况,或是不断听到遗弃宠物的消息,大家心里怎么想?

 杜帆会长:

这样的悲剧我们不愿看到,也无法避免。我们无法预料到门后等待着的,是怎样一番景象。

我印象最深的是看到一只刚生完孩子的加菲猫,躺在一个空了的猫砂盆旁边,孩子在襁褓下已经没有了呼吸。

猫是敏感脆弱的动物。主人不在身边,猫妈妈只能独自生产。最后没有保住孩子,这对她来说一定是个非常大的打击。


小噢



这些被救助的动物之后有跟踪过吗?武汉慢慢正常的生活秩序,保护工作有什么变化?

 杜帆会长:

后来协会逐渐恢复了日常工作。很多宠物主人都给协会打电话表示感谢,也和我们成为了朋友,这种患难友谊弥足珍贵。


在沟通过程中,小噢感受到了杜帆会长和武小协的公益之心。

无论是疫情期间的上门救助,还是将被遗弃的八妹从拆迁房中拯救,抑或是每一次领养代替购买的呼吁……武小协的工作人员们所坚持的,就是让每一只猫猫狗狗不再流浪,变得更加健康快乐


噢啦也一直致力于改善流浪动物的生存境遇,和武小协共同发起的“流浪动物绝育行动”项目也已上线,点击下图海报,带动和影响更多人关爱身边的流浪动物吧~